<optgroup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optgroup><optgroup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optgroup><optgroup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optgroup><center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center>
<optgroup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optgroup>
<code id="qyq6o"></code><code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code>
<sup id="qyq6o"><acronym id="qyq6o"></acronym></sup>
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

“误收”2100 个以太坊之后,星火矿池是退是分?

Odaily星球日报 ·

02月21日

热度: 17281

意外之财不好收。

去?#34892;?#21270;有其利弊,好处是高度自由,而所谓的“缺陷”就在于不“通情达理”、“效率不高”。在现实世界中,若钱包不慎丢失,去和拾得者协商退回是理所应当,社会风俗甚至鼓励人们拾金不昧。但在链上,一笔高额?#20013;?#36153;可能流转到了上万个矿工手中,此时何以再集中意志去决定分配呢?

于是,像星火矿池这样的?#34892;?#21270;?#26041;?#23601;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矿池?#24418;?#26435;力裁定这笔?#20013;?#36153;的去向,如果无权那么该由谁来裁定、如何裁定,对于这些,整个行业尚缺少一个统一的规则。

文 | 黄雪姣、遂心、秦晓峰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一笔发生在以太坊上的奇怪交易,在区块链世界引发了数天的讨论。

2 月 19 日,以太坊上同一地址在 4 小时内进行了 5 笔小额转账,最高转账金额 0.1 以太坊,但转账?#20013;?#36153;却远超交易额千倍,最高一笔?#20013;?#36153;甚至高达 2100 以太坊,该?#24335;?#26131;由星火矿池打包。

这笔?#20013;?#36153;原本属于谁、该怎么分配,至今没有答案,在区块链社区中亦引发了不少争论。

矿工支持直接分掉这笔?#20013;?#36153;,但包括鱼池、币印矿池等在内的国内矿池则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支持“有人认领应该返还”的原则。

目前,星火矿池已将这笔?#20013;?#36153;分配了一部分,但为了规避法律风险,星火希望将剩余?#20013;?#36153;留由发?#22836;?#20986;面认领,再商讨分配方案。

在区块链这片新大陆中,诸多规则还未来得及建立,面对此类?#24405;?#24182;没有统一的行业规范或法律制度。

本篇,Odaily星球日报访谈了律师、矿工、矿池等多方人士,试图从区块链自身规则、法律和人道主义等多个维度探讨——“假如失误操作发出了超高交易费,我们改该如何处置”,希望对关注本?#38382;录?#30340;读者提供一点启发?#36864;?#32771;。

中头?#26102;洹?#28907;手?#25509;蟆?/strong>

2 月 19 日,以太坊上发生多笔高额转账?#20013;?#36153;交易,其中最高的一笔达 2100 个以太坊,由星火矿池打包。

如此高?#20013;?#36153;的交易被很多?#36865;?#27979;是操作失误,而挖出该区块的星火矿池如何分配这笔“飞来横财?#24065;?#25104;了各方关注的重点。

星火矿池是以太坊上的第二大矿池。截至 2 月 20 日 16:40,星火矿池在以太坊网络上的算力为 32.58 TH/s,约占全网算力的 20.8%。矿池共有以太坊矿工 1.03 万名,接入矿机数近 14 万。

20 日下午,星火矿池发布公告称,该异常现象触发矿池程序内部应急机制,为避免法律风险和不必要的纠纷,目前该交易费已被冻结,?#21364;?#21457;?#22836;?#26469;联系矿池商讨解决方案。如果发?#22836;?#38271;时间不联系放弃沟通,星火将把?#20013;?#36153;分给矿工。

看到这条公告后,在星火矿池挖矿的以太坊矿工范恒?#34892;?#29983;气,他在矿工群中吐槽道:“垃圾星火,能挖到也不是你的功劳,而是所有矿工的算力,所以你有权利决定这以太(坊)的去留吗?”

在范恒看来,2100 个以太坊几乎是星火矿池所有矿工一天的收益,若分给矿工,能让其收益翻倍;除了利益外,区块链的第一法则是不可篡改,“币圈没太多诚信可言,以法则为上”。星火矿池这样做已经违背了法则,也违背了自己制定的 PPS+。

星火矿池是率先在国内实行 PPS+ 的矿池。PPS+ ( Pay Per Share Plus )是一种矿池和矿工分配利润的模式,是在 PPS 模式的基础上,增加了交易?#20013;?#36153;的分配。在该模式下,交易?#20013;?#36153;是需要分配给矿工的。

(注:PPS 模式即根据矿工算力在矿池中的占比,并?#28010;?#30719;池每天可获得的资产,每天分配给矿工固定收益。)

星火矿池方面则表示,目前已将 2100 个以太坊的部分分给矿工。至于这“部分”是多少,星火方面表示“没有统计数据,回答不了”,未发放的部分即公告中提到的“被冻结”的?#20013;?#36153;。

对于还在“冻结”的?#20013;?#36153;,星火矿池的处理态度很明确,“优先考虑和这 2100 个以太坊的发?#22836;?#21462;得联系,共同协商分配方案”。

这种做法自然引起了矿池内部分以太坊矿工的不满,双方的争论由此产生。

会产生法律纠纷吗?

星火方面表示,自己其实并不愿和客户也就是矿工产生冲突,但如果直接分掉那笔意外之财恐有法律纠纷。

于是,星火矿池决定公示并?#21364;?#23545;方联系自己,不过对于具体的公示?#21364;?#26102;间,星火方面并没有给出。

那么,法律上对于“公示时间”是如何规定的呢?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法律上并没有法定时间节点,要看之前的?#32423;?#25110;达成的共识是如何规定的”。鉴于此前并无相关共识,换言之星火矿池的“公示?#21364;?#26102;间”可以自行设定。

星火矿池到底应不应该归还这笔高额的转账费?如果星火矿池不归还,发?#22836;?#33021;不能获得法律支持呢?

对此,肖飒表示,“这是民事法律关系,原则是尊重各主体的意志,以?#32423;?#20248;先,如果有证据可以证明链上的规则,就可以依据规则履行各方权利和义务。”

根据链上共识,发?#22836;?#25903;付给矿工的?#20013;?#36153;并无归还的?#32423;ǎ?#20063;即在社会法律中发?#22836;?#24182;不能得到法律的支持。

另外一个关键问题是,矿池方面是否有权利决定这笔高额矿工费的去留?

对此,?#26412;?#24503;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凯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在双方没有书面?#32423;?#30340;前提下,如果打包块的矿工是星火矿池自己,则无可厚非;如果这个矿工是一个个具体的矿工,那么该矿工可以要求立即支付这?#24335;?#26131;已经生效的矿工费。

“如果矿工入驻时和矿池签署了合同,合同中有?#32423;?#30340;,要按合同?#32423;?#23653;行。”但据星火矿池的以太坊矿工姜瑞透露,自己和平台之间并没?#26143;?#32626;合同,若矿池实在没分给自己那笔?#20013;?#36153;?#35009;?#21150;法。

值得注意的是,和此次的“害怕法律纠纷”相反的是,星火矿池在 1 年多前的类似?#24405;?#20013;选择直接将?#20013;?#36153;直接分给矿工。

2017 年 10 月 11 日,星火矿池曾在 4356580 区块打包过一笔 190 个以太坊?#20013;?#36153;的交易,星火矿池随后将该笔费用分给矿工。

两次的不同点在于,之前那?#25105;?#24120;?#20013;?#36153;并没有触发星火矿池的预警机制,因此矿池没有扣留那次的?#20013;?#36153;。至于这个预警机制是?#35009;矗?#26143;火矿池表示“不方便告知”。

五大矿池联手解析

对目前全行业最为关心的 2100 个以太坊交易费去留问题,Odaily星球日报还咨询了国内 5 大矿池 ,各方的观点基本分成了去?#34892;?#21270;和人道主义两派。

  • 去?#34892;?#21270;派赞成分给矿工

Rawpool 矿池?#35789;?#20154;、区块链金融公司 BitRock ?#24330;?#35009; David:

矿池是?#34892;?#21270;的,是个去?#34892;?#21270;的 POW 机制中的 BUG。

逻辑上,钱是属于矿工的,在矿池和矿工之间没?#34892;?#30340;?#32423;?#26102;,当然应该发给矿工。

换句话说,如果矿池和参与到该区块挖矿的算力都达成一致的“不分”的?#32423;ǎ?#23601;可以“拾金不昧”(把这?#26159;?#29289;归原主)。但现在来看双方并没有达成这种?#32423;ā?/p>

  • 人道主义派则赞成星火矿池的做法

BTC.com 矿池某不愿具名的人士:

这个星火怎么处理我都觉得有道理,发给矿工是理,还给事主是情。

Rawpool 矿池 CMO 黄猛:

(不管是对于发?#22836;交?#26159;矿工都是)真金白银的损失,所以大家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如果不返还,有可能发?#32479;?#25749;逼大战。

现在星火处于舆论?#34892;模?#25630;不好就是里外不是人。如果最后星火背锅,就太可怜了。现在就是,找不找得到发?#22836;?#26159;个问题。

F2Pool 鱼池?#35789;?#20154;神鱼:

这个分配原则一般是有人来认领?#22836;?#36824;,之前比特币上也发生过多?#25105;?#35823;操作支付了大量?#20013;?#36153;的情况。如果没人认领的话就看矿池的分配协议,如果是 PPLNS 和 PPS+ 的话是要分的。

Poolin 币印矿池联合?#35789;?#20154;朱砝:

矿池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这个是路不拾遗,我们假定我们的客户也都是诚信的,也是乐于路不拾遗的。

非要从技术逻辑上说,是可以不退,那样未免太不近人情。

之前?#20197;?BTC.com 矿池,他们挖到过好几次这种收益,最高的一次有 60 多个 BTC。失主肯定会过来的,最长的一次有两三个月后才过来的。

面对各矿池和矿工不同的态度,星火矿池还曾向 Odaily星球日报强调,从他们的角度,?#35789;?#20132;易者找上门,也并不是说会将这?#24335;?#26131;费直接归还,而是会进一步探讨赔偿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在 19 日的 5 个高额转账?#20013;?#36153;中,除了星火矿池挖到最高的 2100 以太坊外,另外 4 个交易被 Nano 矿池和 Ethermine 两家矿池打包。其中,Nano 矿池打包了 3 个。

目前,这两家矿池并没有公开表明对这些高额?#20013;?#36153;的处理态度。

但从矿池收益分配模式而言,Nano 矿池和 Ethermine 采用分配模式都是 PPLNS。

PPLNS (Pay Per Last N Shares )模式下的收益分配意味着,一旦挖出一个区块,所有矿工将根据自己贡献的股份数量占比来分配区块中的以太坊份额。

在这种“即挖即分”的模式下,“Nano 矿池和 Ethermine 应该已将高额?#20013;?#36153;分给矿工”,星火矿池?#35789;?#20154;许昕表示。

难解的?#33324;?#35770;"

如何分配以太坊巨额?#20013;?#36153;的问题,再?#26410;?#21450;区块链世界去?#34892;?#21270;和人道主义的争论。

2 月 21 日,朱砝在自己的朋友圈再次表达对这件事的看法,他表示但凡与他所带领的团队相关的,最后无一例外地都归还了失主。

另外他认为,随着比特币生态的完善、钱包 App 的进化,错误打出交易费的?#24405;?#23558;会变少,但以太坊生态还比较年轻,类?#39057;?#38169;误在所难免。

在以太坊的框架设计中,并无人治、考虑社会契约的代码体现。但我们知道,在 THE DAO ?#24405;?#20013;,为了维护社会契约,以太坊用硬分叉的方式强制回滚了被?#38142;?#24065;。

去?#34892;?#21270;有其利弊,好处是高度自由,而所谓的“缺陷”就在于不“通情达理”、“效率不高”。在现实世界中,若钱包不慎丢失,去和拾得者协商退回是理所应当,社会风俗甚至鼓励人们拾金不昧。但在链上,一笔高额?#20013;?#36153;可能流转到了上万个矿工手中,此时何以再集中意志去决定分配呢?

于是,像星火矿池这样的?#34892;?#21270;?#26041;?#23601;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矿池?#24418;?#26435;力裁定这笔?#20013;?#36153;的去向,如果无权那么该由谁来裁定、如何裁定,对于这些,整个行业尚缺少一个统一的规则。

一个去?#34892;?#21270;社区在治理中会发生各类意外情况,此?#24065;?#36798;成超出规定之外的共识并不简单,否则以太坊也无需硬分叉。

我们看到,在链?#29616;?#29702;上另一条公链 EOS 就走了不同的道路。EOS 自诞生之初就设立了仲裁机构—— ECAF( EOS 核心仲裁法庭),至今已经下过多起财产纠纷的判决。

业内人士对 ECAF 的评价也褒贬不一,支持者认为其可以高效解决争端,?#22346;?#34987;?#38142;?#24065;?#29615;?#23545;者认为其过于?#34892;?#21270;,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强权。也因此,ECAF 也许行将结束它在链上的使命。

今年 1 月 11 日,EOS Authority 网站上开展了“是不是应该把 ECAF 废除掉”的投票活动,截止到目前,97% 的票数都投给了“应该废除”。距离投票截止还剩不到 3 个月,ECAF 就此?#29615;?#20063;有可能。

现在,尚没有一个成熟的解决链上争议的机制。如何去设?#39057;?#35299;的思想和组织?#38382;劍行?#35201;我们继续思考。

推广
相关新闻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