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optgroup><optgroup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optgroup><optgroup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optgroup><center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center>
<optgroup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optgroup>
<code id="qyq6o"></code><code id="qyq6o"><small id="qyq6o"></small></code>
<sup id="qyq6o"><acronym id="qyq6o"></acronym></sup>
本站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但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显卡算力

Odaily星球日报 ·

01月29日

热度: 25019

无论如何,PoS 一旦到来,行业逻辑会有所改变。


文 | 吴遂心、卢晓明

编辑 | 卢晓明

本就?#19994;?#30340;显卡挖矿,若 PoS 到来,GPU “矿业”将何去何从?

最明显的是各家以太矿池和GPU矿工,如下图所示,以太坊的前三大矿池,算力基本都来自以太坊矿工,如再无以太矿工,矿池也必须转型。正如一家矿池合伙人表示:“矿工收益减少,我们收益也减少。”

图片来自 etherchain.org

币价的暴跌已经?#20040;?#25209;矿工逃离以太。ETH 价格距高点跌逾 90%。

再者,根据以太坊最早的计划,纯 PoS 应该在今年年初就实现,只是时间表再遭推迟。早在 2017 年 10 月,以太坊就完成拜占庭分叉,区块奖励由 5 ETH变为 3 ETH;君?#21051;?#19969;堡分叉再减少至 2 ETH,?#35759;日?#24377;延迟 12 个月。

以太坊挖矿收益减少,全网算力随之下降:从去年7月的 293 TH/s,到如今的 178 TH/s。

币价下跌、网络升级使矿工收益降低,Pow 转 PoS 的机制更会导致以太矿工最终“无矿可挖?#34180;?#30446;前小币种难以承载以太过剩算力。Odaily星球日报开始关注,当前?#38382;?#19979;,以太矿工去了哪里?矿池又将如何应对?

矿工没?#34892;?#20208;:散户早已逃离以太坊

从 2014 年 V 神公?#23478;?#22826;坊项目算起,以太坊已经走过了 5 年,历经多次分叉与价格起伏。

2017 年的 ICO 热潮将 ETH 价格推上高点,峰?#21040;?#36817;一万人民币。

“我们算了一下,币价峰值时,按电费 0.5 元计算,挖矿日收益可达 150 元以上。”某老牌矿池提供的数据,表明旧日“家里有矿”的风光。

不到一年,以太坊价格急转直下,去年12 月 24 日跌至五百多元。

“今年(2018年)的?#26143;椋?#33021;在半年回本,就已经很不错。去年(2017年)4、5月是以太最疯狂的时候,40天就回本了。”一位散户矿工表示。

在 1 月 25 日?#26143;?#19979;,鱼池统计,一台常用的GTX 1060 8卡矿机 ,综合电费按 4 毛算,每日亏 1 块多; 5 毛电价?#21051;?#20111; 5 块。只有 1070 和1080 等较新型号还在盈利。

图片整理自鱼池官网

挖矿收益的多少是多种因素综合影响成果,包括币价、挖矿?#35759;取?#30719;工自身的算力水平和相应的电价等。如果不是电价特别便宜,现在挖以太坊几乎无利可图。

很多散户矿工,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开始逃离以太坊,转向小币种。

以太坊使用的 GPU 矿机分为 A 卡( AMD 的显卡)和 N 卡( nVIDIA 的显卡),A 卡成本更低、效率更高,但转型较难。N 卡效?#20160;?#21450; A 卡,但市面上可用 N 卡挖的币种更多。

而?#23548;?#19978;,相较于用专门矿机可挖币种选择较少的比特矿工而言,以太坊矿工常常被认为是“没?#34892;?#20208;?#34180;ⅰ?#21807;利是图”的,因为他们可能随时跟着市场出现的新币种“逐利”而去。

比如,去年,小币种 xDAG 在散户矿圈小有关注。今年,Grin 和 Beam 备受关注,就像币圈熊市中的“共享经济?#34180;?/p>

正在为矿工寻?#39029;?#36335;的矿池在其中推波助澜。

熊猫矿池合伙?#25628;?#26216;表示,如果矿池不能提供除 ETH 之外的挖矿选择的话,必然会造成用户的逐步流失;在以太坊转 PoS 的窗口期,矿工有寻找新币种挖矿的需要,而一些新币种的社区也希望能够接纳更多的矿工来提升影响力。

“我们很早就把发掘一些潜力的 GPU 挖矿币种作为重点工作,目前已经有不少算力在投入去挖一些新币种,比如 grin 和 beam。”杨晨表示。

鱼池公号提前发文《ETH分叉后的希望——BEAM & GRIN》,宣传这两个匿名币。

原来基本只挖以太坊的星火矿池,都在选择上这俩币种。星火矿池?#35789;?#20154;许昕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Beam 和 Grin确实是以太坊之后我们花了些心思做的币种。也有门罗和 ETC,也是基于矿工需求。”

新晋大火的 Grin 、Beam 很好地承接了当前利润微薄的以太矿工。据 Odaily星球日报此前报道,Beam 上线当天算力暴涨,有?#36865;?#27979;是以太矿工进入所致。

“赚得比以太坊多”,一位矿工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他一台 P1060 矿机挖 ETH ?#21051;?#20928;收益 1.03 元;拿来挖 Grin ,日收益 1.26 个 Grin 币,按当时币价 17 元,电费按 5 毛计算,净利润是 4.62 元。这就意味着同样一台机器、同样的电费,挖 Grin 的净利润是 ETH 的将近 4.5 ?#19969;?/p>

如果你更早开始挖 Grin,彼时收益可能更高。鱼池?#35789;?#20154;神鱼1 月 17 日公开表示显卡矿机全部转 Grin 了,因为挖 Grin 的收益比以太坊高出 10 ?#19969;?/p>

矿工林茂目前就全挖 Grin ,他说“哪个高挖哪个”,以太坊跌破 2000 人民币就不挖了,完全弃了。“以太坊死啦…… Grin 上位。”

无可奈何的坚持:只能挖以太

“小币种是有红利期的,最早挖收益肯定最大。”鱼池运营人?#24444;担?#23567;币种过了一?#38382;?#38388;,溢价会被抹平。“币种之间的价格最终会达到一个平衡。”

林茂自知此理,倒也很看得开,“现在 Grin 是其他的一?#22870;?#32943;定挖这个,挖塌?#36865;?#20854;他”,他已经计划好下一个挖什么了。

确实对于大矿场主来说,小币种算力小波动大。?#30001;?#24456;多矿场主或矿工选的是 A 卡或老旧的显卡,并一定能挖别的小币种。

“你的交易量只有一点,我怎么切?”一名拥有数万台显卡矿机的大矿场主曾跟 Odaily星球日报感叹,小币种根本承载不了大矿场的算力。想象一下,他们一进来,拉高全网?#35759;齲?#23436;爆全网算力。要不挖了全网的币,持币彻底?#34892;?#21270;,拿到交易所也没有对手,该币种几近于死;更有可能的是网络因此?#34987;荊?#30719;主的机器都有可能停掉。“我们转身很难,我们切一点点,收益划不来;一旦不稳定,半小时可能要停掉。”

这种矿工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关机,要么继续挖以太。

熊猫矿池也认为,目前小币种的挖矿规模?#20849;?#36275;以接收从以太坊退下的大批潜在矿工,大部分以太坊矿工还会继续倾向于以太坊。在很大程度上,矿工的坚守能够有利于当前?#26143;?#19979;对以太价格的支持。

上述老牌矿池提供的数据显示,平台上挖以太的算力对?#28909;?#24180; 6 月下滑了一半。“一直在变少。但情绪上,挖矿难了,矿工收益低了,手里有币的人就会更乐观;随着减产的到来,持币者会惜售,相信以太坊会涨,就会?#30452;业?#29275;?#23567;!?/p>

龙池合伙人韩冰认为,决定价值的不是减产,是市场和投资者。矿工无法撼动市场上的流通量,投资者如果对以太坊?#34892;?#24515;,比如 ICO 又合法化、智能?#26174;级?#29992;以太坊的,DAPP 无法被 EOS 网络取代,这时候投资者就?#34892;?#24515;持有以太坊,以太坊也就会涨。

简岚也留下挖以太,虽然没有全部挖以太坊,但他一再强调?#25226;?#20809;要长?#19969;保?#35273;得以太坊?#26143;?#21147;。“产量少,币就少,才有升值空间?#34180;?#23545;于为什么看好以太坊,“目前几乎所有的电子钱包都可以存 ETH ,但是 EOS、DASH、XRP 很多钱包都没有它们的存储地址。”

杨晨总结,当前坚持挖以太的原因大概有四点?#28023;?)当前留下来的矿工大多数拥有更好的设备和电力成本优势,还有一定的挖矿利润可以维持;(2)在矿工前期大量的固定成本投入的前提下,除非万不得已,矿工并不会轻易离开;(3)熊市是囤币的好时机,大批对以太坊仍然抱?#34892;?#24515;的矿工希望能留下来挖到更多的ETH囤下来;(4)目前小币种的挖矿市场还无法容纳庞大的ETH挖矿算力。

鱼池工作人员表示,虽然显卡矿机支持多种币种挖矿,但?#23548;?#19978;?#34892;?#30719;工还运行着早期矿机没有更新,这就限制了他们的转型。没法转型、矿机又不能卖出个好价钱,就只能继续挖,哪怕只有 1 块钱的收益,也是有收益的。

散户矿工林茂对于如今的熊市甚至?#34892;?#24198;幸,他说“ 2018 年属于 ICO 和矿难币灾”,但现在“没 ICO 了,好多币都开启挖矿模式”,所以他认为“ 2019 年属于矿工?#34180;?#20294;在这儿他排除了 A 卡矿工、比特大陆和专业机矿工,因为他们不能挖其他高收益币种。

当无以太可挖:矿池转型,显卡去哪儿?

如果说现在还能因减产而期待升值,总有一天以太会无矿可挖。

如前所及,以太坊 PoW 转 PoS 机制是以太坊发展规划中的一步。

?#25215;?#22823;型以太坊矿池对此早有?#24613;浮daily星球日报了解到,目前鱼池、星火矿池、熊猫等都在探索以太坊转向 PoS 机制下的矿池角色。

许昕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星火其实在 2018 年已经做好了针对 PoS 共识机制的以太坊权益池产品。“还做了一个PaaS的产品,可以给别人搭矿池。”

“星火的角色其实是价值网络守护者。”许昕表示,在 PoS 机制下,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承担这个角色。“只不过最后以太坊开发团队的进度推迟了。按原计划应该在 2019 年年初就实现纯 PoS。”

鱼池 CTO 于超也表示,考虑到以太坊的路线图,团队内部调研过权益池的设计,正在跑 PoS 挖矿的产品,但没有对用户开放。

一方面,市面上并没有太合适的币种做 PoS 权益池。“如果有,以太坊肯定是第一个(主流币种)。”一名知名矿池工作人员如此说道。于超和许昕都更为相信经过验证的 PoW 机制。虽然 PoW 机制一直被市场诟病,但毕竟是运行十年被证明可行的方案,而 PoS 机制已经被提出 五年了,还没有落地,市场仍处于观望状态。

另一方面,“其实?#34892;?#23567;矿池在做了”,于超认为现有的模式不?#35805;?#20840;。“PoS你要全天候开机,币在这是天然不安全,有的币是可以转移投?#27604;?#30410;(不转移币的),这种设计可能更安全。这也在调研计划里。”

无论如何,PoS 一旦到来,行业逻辑会有所改变。

首先,建矿池?#25343;?#27099;低了。

于超说“运行一个以太坊节点,一个月才 1000 多块?#34180;!?#20174;?#38469;?#30340;角度门槛没有升高。”许昕说,但是“建矿池的成本上升了,因为风险上升?#34180;?#21407;来 PoW 矿池?#36824;?#20987;了,矿工的机器还在;PoS 权益池?#36824;?#20987;可能会丢币。

其次,“矿工?#27604;?#20307;可能更换。

许昕认为,?#38498;?PoS 矿工可能是基金和大资本等角色。“如果把pos看成一个年化6%的固定收益产品,作为币本位的金融产品市场很大。”

换言之,矿池可以转型,过剩算力却无处安放。

然而,迄今为止,还没有任?#25105;?#20010;币种,能承载那么多显卡算力。多名数?#21482;?#24065;挖矿?#30340;?#20154;士认为,目前小币种挖矿规模无法承载以太坊的“流出算力”,何况还有大量停用机器。

这些机器除了“论斤卖”,还有什么去向?

以太坊矿机最重要的是显卡,理论上优质显卡是可以回流到传统市场的,用来作游戏显卡等。

“如果只是矿机,其?#23548;?#20540;不大,只能挖别的币种;如果你是N卡的话,可以做深度学习。” 许昕认为,原来挖矿的显卡用于训练深度学习模型,成本比公有云成本低 80% -90%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矿工愿意承担显卡的高价(N卡价格更贵),有残值,可以拿到三、四线城?#22411;?#21543;,ASIC 肯定没有。”

利用矿机的显卡残值回收再利用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方法,但我们不得不考虑到游戏市场已经渐趋饱和,“深度学习”需求集中,也没有一个良好的平台可供对?#26377;?#27714;。另一方面,许昕指出,大部分挖矿显卡并不能直接用于深度学习,很多还需要改架构。

鱼池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已经?#34892;?#30719;工将做机器深度学习和视频渲染。“但你需要有资源,找到买家。”

许昕也表示这条路并不容易:“B 端需求太集中,你(矿工)根本没法获取到,假设某家大公司有这个需求,很可能一下就需要 10 万台显卡机器?#25442;共?#22914;直接挖矿。”

无论是转小币?#21482;?#26159;传统市场,既不容易也不现实。找到“下一个以太坊?#24065;?#35768;才是长久之计。

苏轼在《晁错论?#20998;行?#36947;“能前知其当然,事至不惧,而徐为之图,是以得至于成功”,我觉得当前也是如此。

(文中林茂、简岚皆为化名。)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34892;?#35880;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38469;?#30001;科大讯飞提供
关键字: PoS GPU 显卡矿机

推广
相关新闻

涨幅榜

你可能?#34892;?#36259;的内容
下一篇

散户已离场,大户在死扛,矿工们的求生记仍在上演

寻求报道 寻求融资 APP下载
APP下载 扫描下载APP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